您当前位置是:首页 >>> 长宁新闻网
佛来山印象
http://www.ybxww.com 2016-6-8 来源:长宁新闻网

作者 林朝毅

在拥有秀美竹海的川南小县的长宁县城,极目望去,一座高山犹如一道屏障在清山绿水环绕间突兀而起,特别的显眼夺目,这就是远近闻名的佛来山。

佛来山史上也称飞来山,相传为峨眉山的妹妹从百里之外的川中飞到此地,落户长宁,故文人雅士谓之“峨眉姊妹耳”。山上早前有一个铁碑亭,据说妹妹脱离姐姐飞到长宁后因为山川秀美、风景如画,“乐不思蜀”而流连忘返。由于心情尚佳,妹妹一度心宽体胖山势疯长,大有超过姐姐之势,玉皇大帝为此大怒,降一铁碑将妹妹压住,此为民间相传已久的神话。

第一次到佛来山还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中期,时为学生的我与班上的同学一起参加年级组织的野炊拉练活动。当时的佛来山只有人行小道,上山全靠步行,有的地方比如有一个叫“狗钻洞”的一次只能过一个人而且还要靠侧着身子钻洞、手足并用攀爬才能通过。山路很窄,路两边或是丛生的野草杂竹或是水田沟坎,路面是没有经过任何人工修饰的原生态的沙沙土,走起来滑滑的,稍不留神就有可能滑倒,完全是鲁迅先生笔下所描写的模样--“走的人多了自然成了路”。佛来山顶原有一个寺庙叫西明禅寺,史料记载曾经兴盛,多时有僧众百余,明朝时代官至礼部尚书、太子少保的鸿儒重臣长宁籍人士周洪谟著有《重修西明禅寺记》是为佐证。只是经过岁月洗刷和数次磨难,先是民国时期的军阀洗劫加上前前后后的自然灾害,再是新中国成立后的镇反、大炼钢铁和破“四旧”等政治运动,其时寺庙已毁、僧众已散,仅剩残垣断壁。

 

佛来山除了美丽的传说和曾经兴盛的佛事以外,还有满山遍野的佛来山梨子——“佛梨”远近闻名。改革开放以前,物资匮乏年代,佛来山梨子成为了长宁人尤其是长宁县城老百姓的解馋佳果。每当梨子成熟,人们就自带工具,或麻袋或箩筐,不约而同从四面八方涌到山上、攀到树上采摘鲜果。小路上人头攒动,树林间人声鼎沸。那个年代到佛来山买梨子既是一件高兴的事,又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山路弯弯,梨子买好要拿回家非挑即背,没有机动、非机动车代劳,十分的不易,非一般人等所能为。当时梨子树是生产队集体所有、集体管理,也许是梨子成熟了急需大批采摘大军帮忙,或许还有生产队比较人性化或管理粗放等缘故,总之在佛来山上摘梨子有一个不成文的约定:准吃不准抄(抄:长宁土话,即没有称重付款就擅自放到自己口袋里的意思)。约定俗成,大家乐此不疲,实际上一个人就是放开来吃一次也吃不了几个梨。

第二次再上佛来山应该是将近二十年以后的事了,其时我已在县委办公室任主任。一天,新任县委书记叫通知相关人员到佛来山调研。一行人乘车到开佛乡,在乡上干部的陪同下步行急匆匆登上佛来山。来到佛来山顶,原来的残垣断壁已不见踪影,代之以几座瓦房,除县广播电视局的差转台机房外,就是民间自发恢复的十分简陋的庙堂。自那次以后,县上把开发佛来山旅游、发展佛来山经济正式摆在了重要位置。路怎么建、重点发展什么经济项目、寺庙如何恢复重建开放等等一一列入调研规划,逐步展开。记得当时大家的共识是,开发佛来山第一位的是先修路,让卡车能够顺利的到达半山腰, 使老百姓成熟的梨子能尽快进入市场,彻底改变“梨子烂在梨树下、到手的收入打水漂”的现状。同时抓紧规划,把梨树花果作为佛来山老百姓的支柱产业,通过梨树项目开发佛来山旅游业发展农村经济支撑佛来山老百姓致富奔小康。

第三次到佛来山是本世纪初,我已在县委统战部任职。到佛来山半山腰的路已经按照规划建成了水泥路,新建的路因为资金和技术的限制路窄弯道多,但大车小车能够顺利到达位于洗心潭、映佛潭、净心潭“三潭映月”处的村公所所在地。按照佛来山开发总体规划,在开发佛来山旅游的同时要一并恢复重建开放西明禅寺,既为信教群众提供一个过宗教生活的合法的场所,也进一步丰富佛来山旅游内涵为广大游客多提供一个游览的去处。统战部的工作职能涉及宗教事务,同时,本世纪初的县级机构改革县政府序列没有设立专门的宗教管理机构,其职能移交政府相关机构或由县委统战部代为行使,西明禅寺的恢复重建与开放自然摆上了统战部的工作日程。大概是那年的三月初,春节刚过,市上县内的一大群人,其中有老领导、有文人墨客、有社会贤达、有当地的乡村干部,大家受邀来到佛来山腰的映佛潭,在潭心的简陋的已显破旧的严格意义上讲只能叫竹棚棚的竹亭内论证恢复重建西明禅寺的重要性、必要性和可行性。记得那天很冷,狂风和着大雨从竹窗竹缝间拼命地往竹亭里边灌,竹亭里边的人一边打着哆嗦一边热烈的发言、认真的讨论。那次会议以后,恢复重建开放西明禅寺开始启动。县内企业界的几个知名人士积极响应,自愿出资不图回报投入西明禅寺恢复重建,仅几年功夫,昔日小有名气的西明禅寺在一片废墟中又跃然佛来山顶。站在院内墙边、钟鼓楼旁,一眼望去,“一揽众山小”:翠绿掩映下的秀美山川,淯江河犹如一条彩色的绸蜿蜒东去,长宁县城山水相拥、高楼林立、生机勃勃、生态依然,好一幅赏心悦目的山水画令人目不暇接、心旷神怡。每当夕阳西下暮色渐浓,坐在县城西路、淯江河畔,望着远山绝壁之上、云阶高耸、黄瓦红墙、金碧辉煌的西明禅寺,听到寺内隐约传出的钟声让人自然而然联想到唐代诗人张继的《枫桥夜泊》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仿佛置身于千百年前、千里之外的寒山寺,给人以美不胜收的遐想。

时至今日,已记不得是多少次到佛来山了。在统战部长任上,寺庙是自己的工作范围,自然而然要时不时去到西明禅寺,了解情况、协调关系、帮助解决一些实际问题。同时,自从佛来山开发旅游以后,年年梨花节,至今已是第十五届。因为工作的缘故,也因为在佛来山旅游开发过程中自己也算是一个参与者,甚或也还算得上是谋划者之一,对佛来山的旅游开发、经济发展甚为关注,只要没有外出,每届梨花节基本都要亲自去到现场。每次去佛来山,无论是过节还是去西明禅寺工作,都会有不一样的感觉,一次一次感到佛来山越来越美,佛来山老百姓的生活越来越甜,佛来山发展的前景越来越广阔。

佛来山名字很美,佛来山景色更美。除了梨子树,前些年佛来山又种下了桃子树、李子树、樱桃树,现已陆续挂果投产,佛来山成为了名副其实的花果山。现在每到周末节假日,每到花果飘香的季节,四面八方的游客便涌上山来,充满了山路、拥堵了车道、挤爆了农家乐……佛来山上吃旅游饭的人无不乐开怀、笑开花、在服务游人的同时赚得个盆满钵满,佛来山的老百姓也真正实现了依靠水果产业发展开发旅游业增收致富的梦想。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佛来山的名声会更响、名气会更大,靠山吃山,佛来山老百姓的日子靠着佛来山旅游的深度开发必将更加红红火火、幸福美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