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章浏览
初识长宁罗赶碑林
2018-10-31 来源:长宁新闻网

作者 刘火

长宁老翁镇罗赶碑林,光绪长宁县志和1994年长宁县志,都无载记。如果不是成贵高铁(老翁镇境内约有9公里)搬建,也许它还将埋在历史的深处。

一个秋意正浓的日子,我与县上的几位喜欢古迹的朋友和镇上的管事的,来到罗赶碑林。不来不知道,来了吓一跳,而且是一大跳!谁会知道在一个完全农耕的川南丘陵之间,竟藏着从崇祯到光绪年间的一百多张碑。这些碑,大致分为两类,一类为功德碑(即修葺维护庙出份子的人名)、一类是记事碑(即罗赶庙会、漕会、灯会,以及此处建筑的沿革)。从现在恢复立于碑亭(由成贵高铁赔偿款新修)及后殿三边的近50张碑来看,最早一块为崇祯十年(1637)。也就是说,此处的碑林已经有了300多年的历史。而在一块清嘉庆年间的碑上,明确写有,此处建筑自元开始。如果这可以相信的话,那么长宁罗赶碑林,自十三世纪后期就已经开始了它的筚路蓝缕。从元到今天,罗赶碑林已经有了八个世纪的历史!

对于考古、对于民间的庙会,我几乎是一白丁。不过从一些还清晰的碑文上看。长宁老翁罗赶(现为松林村五组),曾经是川贵两省举办灯会和漕会的地方。一碑额上刻有“大漕会”(类似的还有几块);一碑正文刻有“龙山柱老殿举点长灯碑记……以保万年国土之螽斯(刘案,螽斯即蝈蝈,自《诗经》起,蝈蝈转义为子孙繁衍的吉祥语)经老则绵延”;一碑的正文刻有“川贵二省军民人等,……竖立圣[]碑记”等等。灯会也好,庙会也罢,都是民间祈富祈安祈子孙繁衍的民俗节庆活动。这容易理解。便“漕会”而且还是“大漕会”,就难理解了(至少我是这般看法的)。“漕”,中国古代一特殊术语,即用水道运送货物(主要是运送粮食)。“漕粮”,为水道运粮;“漕盐”,为水道运盐等,与此相关,有了政府专门管理这一运输的机构和官员。一个今天看起来非常偏僻的地方,怎么会举办省际之间的“大漕会”,而且这里没有水道,而且这只是民间(漕运都是官运)。如果这里曾举办的“大漕会”与官方和运输没有关系的话,那是否可以理解为今天意义上的“酒会”。也就是民间筹资、或者喜庆的聚会,而且是大聚会!如果这种理解可以接近长宁罗赶碑林的某些碑刻上刻有“大漕会”的话,那么,我们可以想见当时三乡四邻(且止“三乡四邻”)举办酒会时的热闹与浩大!或者可以大胆地猜测,这里可能埋藏着自元到民国时期近800年间,长宁的一段灿烂的不为人知的文化史!

由于诸种原因,一些碑已经丢失、一些碑做了其他用场(如水缸、猪圈板、墙壁等)、一些碑字迹已经不能辩认,还有几十块碑堆放在杂草丛中,因搬建树立起来的碑,不过50张。长宁罗赶碑林还有许多事需要做。譬如申报市重点文物何护、省保,以至于国保(因为有好几张明碑,如果以后发现了元碑的话,那就更加了不得)。另外,据村委会主任和当地有见闻的老人说,有一块记事碑,被省文物部门拿去研究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