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章浏览
天意渺渺之前世今生
2018-11-20 来源:长宁新闻网

 

长宁县周洪谟研究会  袁露

读历史很容易陷入宿命论,幸好,我们有唯物主义护体加持。

古代人相信天道命运,相信因缘际会和转世轮回,不要惊奇,

这是他们那个年代的科学。所以即便是在高端大气的正史里,你也很容易动不动就看到刘邦的母亲梦见与蛟龙相合生下了刘邦;朱元璋出生时满屋红光,邻居以为失火了要来救;姚广孝力劝举棋不定的朱棣篡位,说,不要犹豫,我已经知天命!下一个大BOSS就是你!开国皇帝和纂位皇子的神话可信度偏低,事情有动机,故事不靠谱。

 

但是,有时候不靠谱的事情也会发生在靠谱的人身上。

就连“粉身碎骨全不惜,要留清白在人间”满身正气的于谦,《明史》里也能跳出个和尚,指着年仅七岁的他说,“这就是以后的救世宰相啊!”还有前段时间因为宜宾涨水刷爆朋友圈,当了一把网红的苏轼和黄庭坚,也争先恐后地讲述自己上辈子是五戒和尚,是早夭女子的转世故事。周洪谟也是有故事的人,所以我不得不再次强调,这是他们那个年代笃信的科学。

 

周洪谟的老家梅白白虎村,在明朝就是一个叫做五星的村落,这当然不是闪闪红星的那个五星,取的是五星联珠的意思,古代人认为水、金、火、木、土五大行星排列成一排的独特天象是祥瑞之兆,五星村是祥瑞之名。周洪谟曾高祖的墓地就在五星村祖屋箐竹屋基右前方,小地名叫做墨泥龟。据周洪谟的诗文记载,箐竹屋基前有一口深潭,潭水荡荡顺流而下,汇入前面西潭,他的祖屋就位于凤山南畔,龟山西侧。周家从洪谟祖父周本源担任教育官员起,三世儒官,经过数代的经营和积累,家族人口众多,房屋也很是宽敞气派。五百多年过去,至今在梅白白虎村还有周家祖屋的遗迹,有明代青砖、挂过明宪宗赐予“为国名儒”牌匾的匾桩和断壁残垣,可以想见当年一个书香门第大家族的盛况。

近些年,很有些易经研究会和专研风水学的人到洪谟老家去参观,看后啧啧称奇。长宁籍光绪二十四年进士、同盟会员杜关也对于他家的祖墓风水有记述,说是风水师云“可惜状元旗不正”,只能出榜眼探花但不能出状元。那些研究风水的,说是周家祖屋和祖墓据山形来看,背靠太师椅,面对官帽山,是要出一等大人物的。我以为,这种分析纯粹属于马后炮,只是听听。但周洪谟的祖屋和祖墓位于茂林修竹中,风景秀美,依山傍水且山形连绵,确实满足了风水宝地的几个基本条件。关于他家祖茔,还有一个传说,多年前,一个叫做释印子的和尚,从宜宾李庄一路跟着山脉走向,追着风水龙脉过来,到此地后狂喜,以为寻到了宝地,走近一看,才发现风餐露宿吃尽苦头所找的风水宝穴早已被周洪谟的曾高祖所占据。和尚释印子完全忘记了戒嗔的佛门清规,气的吐血身亡,当地好心人把他埋葬在了周家祖墓的旁边,让他守护着这一方风水,这个地方后来也被叫做印子亭。自此,官帽、太师椅、大印一套装备全部配齐,天将降大任于斯地斯人也。

根据周洪谟长子周汝端后来的记述,家中老人说,韩夫人生洪谟的那天凌晨,五星村风雨大作,雷电交集,茂竹飘摇,祖墓所在的墨泥龟丘山在暴雨中蠢蠢欲动,好像要抬头迈步迎接麒麟贵子。待到周洪谟落地啼哭出第一声,俄顷整个村庄拨云见日,风和日丽。(1)这个自然现象其实也很好解释,因为周洪谟出生在农历的四月,川南的夏季本来就多雨,四月的天娃娃的脸,说变就变。但是,周洪谟惊天动地的出生在当时却没有带给父母太大的欣喜,这个孩子看上去皱皱巴巴,十分瘦小,一幅先天不足的样子。父亲周永隆看到洪谟瘦弱的样子,十分担心养不活,免不了干些求神问卜的事情。当地一个扶乩人告诉他,“这个孩子是扬州的丁处士转世的,他平日里有善举,还曾经出资修建玉清宫,天帝赞许他的善举,让他托生在你家,以后光耀门楣必定是这个孩子,你放心养育!”(此子乃扬州丁处士后身,其人有善行。又尝舍一千锭钞修玉清宫。天帝嘉之,故使托生汝家。后显大门户,必在次子,可育无忧也。)周永隆看看怀里毫不起眼的周洪谟,将信将疑。十多年后,周永隆到湖北长阳任职,又遇见了段位更高的江西籍扶乩人萧诚,萧诚连周洪谟的前世家在哪条巷子都进行了精准定位,“他的前世家在扬州东门马巷口居住,家里巨富,还有人当和尚!”天机不可泄露,这两个扶乩人都没有说出周洪谟前世的姓名。(2)

但是,这个前世的性格实在是有点捉急,生怕周洪谟不好好读书加强自身道德修养耽误了他的转世大业,忍不住要跳出来加油鼓劲并进行廉洁教育。周洪谟二十五岁那年赴京赶考,住在扬州邗江,晚上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一个人对他说,“想与你一见已经好多年了,以后你前程远大,也将终生为官清廉!”周洪谟追问道,“你是谁?你到底是谁?”这人回答:“我是你的前世,号友鹤山人,姓丁,家在维扬!”说罢,飘然而去,不留半点痕迹。有了前世的加油鼓劲,那年,洪谟果然高中了榜眼。又过了十五年,等到周洪谟官至南京翰林院侍读署南京翰林院事,在结识了维扬太守王恕后,和你我一样,终于按捺不住熊熊燃烧的八卦之心,要想解开埋藏在心里多年的谜团。于是,提笔写了一封信给王恕,信里详细叙述了这个从幼年时期开始就一直困扰在自己心中的谜团,并附诗一首:“生死轮回事杳冥,前身幻出鹤仙灵。当年一觉扬州梦,华表归来却姓丁。”虽然古代人相信转世轮回,但是王恕看到如此有鼻子有眼的转世记叙还是大吃一惊,本着小心求证、认真思辨、逐一排查的科学精神,他把当地的老头子们全部召集起来,根据周洪谟提供的姓氏、住址、家庭状况等线索进行查找,真的就有一个人就对上了号。一个叫做罗文节的老头说:“友鹤山人名字叫丁鹤年啊,是我朋友丁宗启的父亲,湖北武昌人,他的哥哥有三个中过进士,丁鹤年无意求取功名,以诗闻名,元末隐居,建文中在四川成都去世的!”请注意,成都成都,周洪谟出生地是宜宾,自此,周洪谟已基本认定,自己是丁鹤年转世。(3)

我们插播一下丁鹤年到底是谁。此人生活在元末明初,是回族著名的诗人,籍贯湖北武昌,丁鹤年的曾祖从商,是西域巨富,在元世祖西征时,以超级精准的投资眼光赞助过世祖,并且和弟弟双双投身军队,自此家族一路官运亨通。丁鹤年家四代为元朝官员,兄长四人中有三人中进士,他是家中幼子,本来就无意求取功名,在元朝灭亡后,更是醉心读书,专心写诗,以教书和卖药为生,以僧侣和道人为友,创办了京城老字号“鹤年堂”。 

前世闲云野鹤,今生大半朝堂。纵观丁鹤年和周洪谟的一生,看似全然不同,丁鹤年专好诗文,如闲云野鹤散淡随意;而周洪谟严格自律端凝执拗,为国为民操碎了心。但细究起来,有很多惊人的巧合。丁鹤年是回族,湖北人;周洪谟少年时期生活在叙州(今宜宾),青年时期生活在长阳(今湖北宜昌土家族自治县)和松潘(今四川阿坝羌族藏族自治州),都是少数民族聚居地,他最重要的功绩之一也是和湖北荆襄地区流民有关。丁鹤年精于诗律,传世诗歌就有三百多首,以诗名世;而周洪谟长于诗文,名满天下。丁鹤年是著名的孝子,先后为双亲守孝十余年;而周洪谟奉亲至孝,事母至恭,友爱兄弟,也以孝闻名。不同的是,丁鹤年以先朝遗民自居不愿出仕,常隐匿于佛道寺院,半生飘零;周洪谟身居高位,兢兢业业为官四十多年,去世前一个月还在奋笔疾书上奏章。难道是前世的丁鹤年,空负一生才学,终有未能兼济天下的遗憾,所以要在下一世来弥补?还是灵魂每活一世就要思己之过,重新换一种活法?

丁鹤年的墓亭位于今杭州西湖畔,西湖畔名人墓众多,很大一部分是纪念墓,衣冠冢,真正的丁鹤年是否葬于此地很难说。有一种说法是他卒于永乐二十二年(1424年)的杭州,另外一种说法是他卒于建文元年(1398年)或建文中期的成都。(4)如果按照第一种说法,丁鹤年去世那年,生于1420年的周洪谟已经三岁,如何来转世一说?按照第二种说法,丁鹤年去世十多年后,一缕幽魂才从成都飘荡到宜宾,转世为周洪谟。坚信周洪谟是丁鹤年转世的,会驳斥第一种说法,告诉你《聊斋志异》有篇故事叫《离魂》。时已隔五百多年,半世飘零的丁鹤年是否真能活到九十岁,他的准确卒年本身就存疑。这里有几件事情也很值得考量,一是四川长宁与湖北长阳千里之遥,两个扶乩人不可能互相认识,均异口同声地说周洪谟前身在扬州丁家。二是丁鹤年虽然出身元朝世家,但元亡后以一介布衣的身份半世飘零,周洪谟明朝榜眼,礼部尚书说自己是友鹤山人的转世,实在没有太多攀附的必要。三是他写信给王恕问询前世的时候,父亲永隆已逝,但母亲韩夫人尚在,如果不是确实有扶乩其人其事,怎么敢随意编造认了别人的姓,自称“华表归来却姓丁”。

真相不管如何,反正周家和丁家是认可了转世的说法。至今在四川长宁的一些地方,思想保守的老人们还会告诉孩子们,丁家和周家是本家,不能通婚。历史之所以有趣,很多时候来自于它神秘色彩和不确定性。在写这段文字的时候,学历史的朋友告诉我,在严谨的论文里,我们绝对不会写这些东西。我笑答,问题在于,不是随意编造,全部有历史资料可考,这是他们那个年代的科学。真相如何,值得深思,余味不绝,且待后人去费思量......

参考书目:

(1)周汝端《少保公洪谟事略》;

(2)《中国书法全集》58代明代名家卷一158页-160页周洪谟致王恕诗札;

(3)清.褚人获《坚瓠集》;

(4)清.褚人获《坚瓠集》,清.罗聘《正信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