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章浏览
老“城”小“镇” 岁月如歌
2018-6-1 来源:长宁新闻网

作者:黄强


灯昏黄,巷幽长,漫步古镇石道上,行客何自愁?岁月流,人依旧,叶落归根方可休,老城往事留。

岁月轮回,流年暗换;千载古城,百年小镇;南临淯水,北通戎州;古风韵致,独具一格;往昔繁华,已成过去;老城小镇,日新月异;继往开来 ,耀我神州!

我的家乡位于四川盆地南缘,是一个微不足道并不起眼的川南农耕小镇。始建于北宋初年,至今已有近1000年的历史。虽然比不上千年汉唐帝都长安那样繁荣热闹,又比不上六朝皇城、秦淮河畔边金陵南京那样浮华喧嚣。但小镇最特别神奇的地方在于充满了古韵风致,让历史留下了深刻的足迹。不管经历过多少风吹雨打与酷暑严寒,还是面对悠悠岁月的沧桑和历代战火硝烟的洗礼,依然屹立在古老而美丽的淯江河畔。 

每天,不管是鸡明晓月,日丽中天,还是月华泻地,小镇都印下了人们串串足迹,洒落串串汗珠。镇里的人们不管是走亲访友,还是交易买卖,工作学习,都一复一日,年复一年,周而复始,井然有序。 

清晨,缕缕柔和的阳光已透过明净的玻璃窗,偷偷地洒照在了吾家寝室的墙壁上。和往日一样,我像上好了发条的闹钟似的,按时的睁开了眼睛。这时,迎接你的便是一阵阵如雷般的鼾声,你也不必莫名惊诧、茫然失措,那是我隔壁的母亲在向你道出的“早安”声。这些奇异的问候声像是为人们奏响了新一天来临的序曲。此刻的我,却不忍心打破这晨曦中的宁寂,一声不吭的、静静地躺在床上倾听着这首“美妙”而“动听”的晨安曲。 

漫步在晨光中的老城高中校园之中,到处散发着花香泥土的气息,还混着青草味儿,都在这清新而又微润的空气里酝酿着。草地里,羞涩的露珠还不失孩童般的天真,淘气的躲在草丛中,在和煦的阳光照耀之下,显得格外晶莹剔透。现在才早上七点种左右,离上课的时间还早,只有稀稀拉拉的几个人从宿舍楼向食堂和教学楼走去。偶尔遇见几个已经辛苦“奋战”的高三学子,见其脸颊上泛出丝丝劳倦苦累之意,匆匆寒暄几句之后,不禁回首往昔——高中时代的我们,是那样憧憬着在“桥”上看美丽的风景,也期盼着看风景的人也在看我们。可终究我们站在“桥”上看到的却是:一张张冷漠无情的分数试卷,一个个檫肩而过的回眸背影,一次次充满艰难伤痛的人生抉择 …,… 时至今日,我们仍旧在回味着那段辛酸坎坷的青春岁月。闲暇之余,与故友一回忆起那段大家一路走来的岁月时,便侃侃而谈、滔滔不绝的说个没完没了。有一次,回老家探亲之时,突然间想起了还有一皱得发黄的日记本静静地躺在书柜深处。我像虔诚的佛教徒一样庄严而郑重地打开书柜,轻轻捧起那本尘封已久、满是灰尘的日记。慢慢拂去上面的尘土,翻阅着一页页难忘的过去,回忆着一段段动人的故事,品味着一个个“秋天的童话”…,…当我翻看完那些丝丝缕缕刻骨铭心的记忆后,已是百感交集,怆然泣下。心中或多或少的有几分遗憾和失落,唏嘘与嗟叹一个美好而纯真时代的悄然谢幕!

曾记否,到六月寻梦,几多欢愁!

远处,传来几声布谷鸟凄婉的鸣叫,并很有节奏的回荡在这校园周围的街道和树林之中,而本来静谧的校园还是被这鸣叫声惊醒打扰了!此时已近晨炊,校园附近稀稀疏疏的屋舍,也断断续续的升起了袅袅炊烟,随着轻柔的晨风,静默的飘向远方。那缕缕炊烟也标志着勤劳朴实的老城人,正井然有序的准备新一天的生活和工作。

 

一个人独坐在办公窒里,喝着自己冲泡的清茶,悠闲的品味着茶给人带来的醇香清爽、无穷回味和文化积淀,沉浸陶醉于茶给人带来的快乐愉悦、舒心坦然和历史沧桑。但此时此刻,历史的筝萧古曲、长歌牧笛不断的在我耳边回荡响起,久久都未平息,但同时心中却在不由的遐想着,遐想着在一个春江花月之夜,独自一人静坐在古老而沧桑的城楼之上,喝着丰满醇厚的美酒,弹着动人的古筝,等待着远方良人的归来!或是于一个下着绵绵细雨的黄昏,撑着一把油纸雨伞,走在寂寥而悠长的雨巷中的青石板上,寻觅着一位名叫“潇湘”的姑娘 …,… 心中的万千思绪早已不受羁绊约束,如水波般弥散开来,心魂出窍,飘荡自如,仿佛回到了魏晋时代,又看到了: 

曹操父子、“建安七子”的慷慨悲凉,刚健沉雄,意气骏爽,情志飞扬。 

魏晋名士、“竹林七贤”的谈玄说理,饮酒赋诗,弹筝抚琴,无拘无束。 

“兰亭雅士”、五柳先生的归隐田园,恬静淡泊,清幽和乐,悠闲自然。 

而我却愿在竹林茅舍中沏一壶香茗,闲望日薄西山,暮鸟归飞;静听雨打残花,蛙声蝉鸣。人的心境本应该如此:平平淡淡,静谧随和,清幽自然。如能有朝一日像陶渊明先生那样,过着一种“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令人怡然自得的生活,真实为人生一大幸事! 

夜晚,山雾悄无声息的弥漫着整个小镇,我一个人独自走在那条史建于清末嘉庆年间的老牌坊古街上,脚下是大小不一、方正厚重的青石路板,此坊名曰:“贞孝坊”,取儒家忠贞孝道之义因此而得建。在雾气的氤氲笼罩下,看着远处星星点点,忽明忽暗的街灯,仿佛披上了一层薄薄的、似轻纱般的绸衣,缥缈隐约,若有若无。而此刻,我感觉好像置身于道家仙境一般,飘飘然然的,仿佛回到了一百多年前的故乡。隐隐约约的看到了:清代古人那种特有的容貌和服饰,商贾市民买卖于店铺市集,贩夫走卒往来于人潮街坊,水陆码头曾经的繁荣昌盛,百年小镇过去真正的模样…,… 

 

不时吹来了一阵冷风,我不禁打了一个冷颤,历史又把我带回了这个现实之中的夜晚。我叹息一声,不免有点伤感惆怅,不免有点留恋惋惜于历史岁月的无情沧桑和变迁轮回。  

虽然时光的年轮在不停的前进,班驳的院墙在不断的颓废,青春的年华在渐渐的消逝,但是唯一不变的却是这老“城”小“镇”中的真爱之歌、至善之曲、唯美之乐,因为它们将永远激励着人类追寻自己的梦想和希望。人生正如一篇华美动人的乐章,时而舒缓,时而湍急,时而沉默,时而激昂,并总在一瞬间触动我们那颗悲天悯人、多情善感之心,故一言以蔽之曰——岁月如歌。

 

岁月如歌,就让我们铭记生命的音符,青春的旋律,人生的真谛吧!

这正是:

梦回春秋,故地重游,花开花落,水东流。

恰逢考时,叹古怀幽,睹物思人,情依旧。

多少烟云锁重楼,如今风景全看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