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章浏览
周洪谟系列散文之:学霸生在谁家
2019-1-28 来源:长宁新闻网

作者 袁露

开年第一篇,想谈谈周洪谟的成长环境和家庭教育。其实我很想写出一个周洪谟出身贫苦,凿壁偷光、程门立雪种种刻苦勤奋学习,最后取得了全国第二名的传奇故事,激励一下各位的好学上进之心。但非常遗憾,这,不是历史事实。那么宜宾地区建城以来,仅此一例的全国第二名学霸,到底生在谁家?

请允许我一部旷世巨著来开头。明成祖朱棣一朝编纂了《永乐大典》,这部巨著让两千多名学者、官员、行业精英呕心沥血,耗时五年,全书约有3.7亿字,而周洪谟的祖父周本源就是这两千多名编纂者之一。我们再来看看周洪谟的家族履历,七世祖周惠(宋.长宁州知州)——五世高祖周寿翁(宋.长宁本军教授)——高祖周丙传(元路教授)——曾祖周世祥(明洪武.长宁县学训导)——祖父周本源(西安府学正)——父周永隆(湖北长阳训导、松潘学事)。(1)周家到了洪谟,已经是第六代教育官员,人称“世儒”。所以,我们与学霸之间,至少隔了五代祖宗的距离!

《永乐大典》

我们再来看看什么样的父母能生养出学霸?这是个典型的教育世家,在封建时代给予了孩子十分难得的空间和自由。尽管周洪谟的父亲周永隆后来也当上了教育局长(儒学训导),但他早年很有些离经叛道,踏入仕途和辞官的经历都值得一说。古代读书人的终极理想多是光宗耀祖,出入拜相,可是周永隆偏不,状元商辂作为晚辈,在周永隆的墓志铭里很客套地说他早年一直侍奉父亲,后来当过教师。但透过高端大气的古文看本质,我们不难得出一个结论,周永隆一直到三十八岁以前,用着他爸的工资,除了教教族中的孩子,看看闲书写写诗以外,确实没有干过什么正事。苏轼的父亲苏洵二十七岁才开始发奋读书,可是周永隆比苏轼的父亲苏洵还要晚。族中长辈教育他,“你家世世代代为儒官,难道要在你这代结束吗?”周永隆终于茅塞顿开准备科考了,教育世家的血管里果然流淌着强大的学习因子,有些人头悬梁锥刺股考的死去活来不一定能考上,周永隆以三十八岁的高龄随便考考中了秀才,第二年又在乡试中以第十八名中举, 先后担任了长阳、松潘等地的儒学训导。他非但踏入仕途随意,辞官也随意,古人与天地自然之间仿佛有一种神秘的感应,能于光阴的缝隙中窥见过去未来。五十六岁那年,周永隆午睡做了一个梦,梦见故乡长宁县西溪河水逆流,醒来觉得此梦非常不祥,第二年急急忙忙赶往京城辞官,想要落叶归根,还未到京城,于三月病逝于成都。一年后,周洪谟兄弟扶灵柩回到故乡长宁,将父亲安葬于老县城双河镇东四十里吉子林。(2)

长宁县双河镇

再来说周洪谟的母亲。古代人特别讲门当户对,周母韩夫人出生于长宁县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受到过良好的教育,父亲韩琬不愿意入仕为官,自号“姜山处士”。这样的家庭出身的韩氏,淡泊名利、知书达理又眼界开阔。周洪谟在正式上学前,由她教授千字文、唐诗宋词,练习毛笔字。韩氏对待大事全不像一般的家庭妇女,最有代表性的是周洪谟的婚姻。明朝法定的结婚年龄是男子十六,女子十四,可是周洪谟到了二十多岁还不结婚,韩氏竟然也没有以“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来进行道德绑架,直到二十六岁那年,周洪谟高中榜眼。中国古代有榜下择婿的传统,官员们喜欢在新科进士中挑选乘龙快婿,比如欧阳修刚中进士,就被恩师胥偃定为女婿;宰相寇准将自己的侄女嫁给新科进士高清;甚至唐宣宗将长女万寿公主嫁给状元郑颢。婚姻关系缔结成的庞大网络树大根深,能让一个家族在政治斗争中有更多的影响力和话语权,互相庇佑而长久立于不败。当时,状元商辂已结婚十年并育有两子,时年七岁的次子商良臣将拜于周洪谟门下,这是后话。未婚的榜眼周洪谟很是引人注目,高官抛出橄榄枝,新科学子顺藤而上这种事情基本上顺理成章。但是,周洪谟却在韩夫人的主持下,和湖北咸宁教谕王錡的女儿完婚,以周永隆曾在湖北长阳为官的经历和工作范围来看,王錡与周家极大可能是旧识,教谕主持地方的教学工作,是八品小官。周洪谟以榜眼的荣耀,想要攀附一个权贵的老丈人轻而易举,但韩夫人为他选择的是却是同样出身教育家庭的王氏,从周洪谟的婚姻选择上,大致可以窥见一个家族的内心遵崇与价值取向。

周洪谟的个性和行事风格,可以从他的父母身上看出性格主体的源流。一是承袭自父亲的淡泊名利与率性浪漫。上文说到过周永隆做官的率性潇洒,商辂为他写的墓志铭中“清心寡欲,重义轻利”很能概括他的主要特点。周洪谟早年的诗奔放自由,想象瑰丽,二十五岁时写下《送处士马士和归里》,深深表达了对友人归隐田园,闲适自由的向往;二十九岁时写下《梦游八极赋》《御讲鱼赋》,或假借梦中乘船出海与仙人涵真子论道,或以南皋子身份用寓言向皇帝讲述治国理政的道理,文风汪洋恣肆,自由不羁。他官至一品,宦海沉浮四十多年,竟然从没在任职地置办过任何产业,一直住在公署里,退休时除了皇帝赏赐的三千贯钱外,随身带回家乡的只有万册图书。(3)他的知交好友邱濬评价他坦诚直率,胸无城府;(4)他最亲近的学生,浙江处州知府沈秀实记述了他的另外一面,会为国家纲纪之乱而泣不成声,为奸臣贪官乱政而怒火冲天,为不被理解而怆然委曲,这和《明史》对他的评价 “矜庄寡合”全然不同。他们笔下的周洪谟,不再只是端坐于庙堂之上,不再只见于呕心沥血的奏章,他有喜有怒,会哭会笑,有血有肉而变得生动而丰满。二是来源于母亲的慈悲与自律。明朝国子监的杂役由犯人担任,一些地方上推荐来的监生家境也很贫苦,在第一任国子监祭酒宋讷的任内,就发生过国子监强制饿死人的事件。(5)周洪谟任国子监祭酒时,韩夫人一再告诫他在秉公执法的同时要体恤他人,不要随便罚人的月粮,更不要把贫困学生的月粮充公;在史馆工作时,韩夫人教导周洪谟作为史官下笔一定要慎重,不能随便给人毁誉,要摒弃个人主观上的好恶。韩夫人持重但不古板,以前川南人对叔伯的称呼,是先称呼名字再加上某叔父某伯父,她觉得繁复啰嗦,改为以排行来称,几叔父几伯父,这个称呼简单方便,很快就在当地推广开来,沿用至今。(6)

御沟鱼赋

家庭对孩子的影响源自血脉,起于言传身教却又润物无声,周洪谟经历五朝四帝和风云变幻的朝局,始终保持着独立思考的科学精神、儒家积极用世的人生态度和知识分子的良知底线。他治学严谨,雷厉风行整顿国子监废弛的学风,去世当天还在订证尚书蔡氏传;他仁慈悲悯,主张对荆襄流民改驱赶为安抚,上疏谏言不能增加向百姓的摊派,不能因祭祀大兴土木扰民,应该向受灾地区免除征收;他建议规范藩国进贡随行人数,对出家为僧、净身进宫要进行限制和规范,以免形成不良风气和增加财政负担;他以科学的精神去伪存真,改制天文仪器璇玑玉衡,斥责虚假道术;他侍奉母亲十分孝顺,将智弱的弟弟洪范一直带在身边照拂,对周家族中贫弱读不起书的,无钱嫁娶的,都力所能及的给予帮助。(7) 

在这里,我想还讲一个四川家庭的教育故事,阆中陈家在宋代名噪一时,因为三个儿子出了两个状元一个进士,两个宰相一个节度使。我们来看看学霸的妈妈怎样教导孩子,小弟陈尧咨是宋真宗咸平三年的状元,擅长于射箭,因文武双全,以文状元授武职。他驻守荆南工作结束后,高高兴兴地回到家中看望母亲,母亲冯夫人问他,“你到荆南去后,推行了什么新政啊?”这傻孩子洋洋得意的回答:“荆南处于交通要道,白天经常有聚会,我表演射箭百发百中,在座的人都非常佩服!”母亲冯夫人勃然大怒,“你的父亲教导要忠孝报效国家,而你不施行仁政,专注于个人的射箭末技,对得起死去父亲对你的期待吗?”然后,冯夫人提起棍子,把皇榜状元、朝廷命官陈尧咨结结实实揍了一顿,之后还不解气,摔碎了他的金鱼配饰。

《卖油翁》故事中的陈尧咨

这个故事在笑过以后,真心值得反思。冯夫人并不以儿子是状元是朝廷命官而放松对他的要求,反倒因为没有尽心报效国家,安抚百姓而把年过而立的他揍了一顿;韩夫人在周洪谟幼年时期就常常教他读书学习,即使在他身为高官以后,还常常给予他为官做事的教导。今天的父母们,为了孩子的教育而焦虑异常,接受各种纷繁复杂的教育理念,徘徊在各类补习班的门口,竭尽全力生怕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焦虑孩子不是周洪谟不是陈尧咨不够优秀,但我们又何尝是韩夫人冯夫人?其实,父母就是孩子的起跑线,父母的为人立身之道和不放弃自我成长才是对孩子最好的教育    ……

参考书目:

(1)《周洪谟年谱》 周兴福

(2) 《明赠朝议大夫南京国子监祭酒周公永隆墓志》 商辂

(3) 《少保公洪谟事略》 周汝端

(4) 《明故资德大夫正治上卿太子少保礼部尚书谥文安周公墓志铭》 邱濬

(5) 《吴晗论明史》 吴晗

(6) 《明赠朝议大夫南京国子监祭酒周公永隆墓志》 商辂

(7) 《太子少保礼部尚书谥文安周公行状》 沈秀实

     作者简介:袁露,毕业于西华师范大学中文系,宜宾市作家协会会员,长宁县周洪漠研究会副会长,以散文写作为主,近年致力于洪谟文化推广。有散文、诗歌散见于《散文百家》、《行走》、《大风诗刊》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