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章浏览
嘉庆版《长宁县志》:关于周洪谟故居在双河镇东街的十条依据
2019-8-14 来源:长宁新闻网

近年忽然流传起周洪谟的出生地和故居在梅白的观点,包括我之前的系列文章一直采用了这种观点。但随着对史料系统的阅读和分析,我谨慎地得出了以下结论:周洪谟的出生地和故居不在梅白,而是在双河镇东街。郑重声明:1.以下论证中涉及长宁县建制沿革、河流山川、家族谱系、墓志铭、组诗等全部来源于嘉庆版长宁县志。2.以下文章中所指城,皆为老县城双河镇。

 

一是周洪谟家族为什么迁到长宁?长宁县在宋朝时期实行军治(市级行政单位),最高军政行政长官是知军,州府所在地在今双河镇。县志记载,周洪谟八世祖周大一在宋代绍兴中从资阳迁居到长宁,而他的儿子,也就是周洪谟的七世祖周惠为长宁知军。(嘉庆版《长宁县志》卷之十一 13页 )如果说周大一先把家搬到梅家场(今梅白),凭第一代的移民身份培养出长宁军的最高军政行政长官,从常理推断这个机率实在太渺茫。那么最大的可能是周大一是随着周惠迁居长宁的,所以迁居地点只能是州府所在地双河镇。因为周大一是父亲,名字必须排在周惠前面,所以成为了迁居的第一代始祖。另外,周家是否有在梅白安家的可能?一个数据说明问题,当时的梅白离州府所在地双河一百里!(嘉庆版《长宁县志》卷之一 9页)

图1

二是周永隆墓志铭中明确的两个小地名。古双河城为四方形且环水,有东南西北街和四道城门。绕东街的小溪叫做东溪,绕西街的小溪叫做西溪,两条溪分别环城出北门汇合,汇合地在县志里叫做鳌汇。(嘉庆版长宁县志卷之一 9页 )古人喜欢把故乡或居住地作为字或者号,如苏东坡、白香山等。而周洪谟的父亲永隆字鳌汇,即东西溪在北门的汇合地。周永隆的墓志铭中还提到了,有一夜梦见故乡“西溪水”逆流,觉得是不祥之兆,第二年到京城辞官想要回乡,于成都病逝。(嘉庆版长宁县志卷之十一 14页 )

图2

图3

 图4

三是周洪谟回乡的行船路线。1442年,周洪谟从湖北荆南护送父亲的灵柩归故里,在归途中他写下了《春日还家至武宁溪》,其中有这样的句子“十年不到武宁溪,回首东风路欲迷。”“料想到家闲适处,龟山南畔凤山西。”从诗中可以明确,他是走的水路,我们来看看他的行船路线,从长江进入长宁境内唯一的水路入口是从江安县北,如果他的老家在梅白,路线应该是江安——下长——转山路至梅白,而事实他可以明确的行迹是江安——下长——龙头(武宁溪)——XX(嘉庆版长宁县志卷之一 9页 ),到了龙头以后,他到底要去哪里?诗中的凤山和龟山都在双河,所以他的回家路线是去双河!(县志卷之二 17页,县志卷之十 41 —42页)

图5

四是周洪谟父子诗文中提到的双河镇小地名。据不完全统计,周洪谟现存诗文中写提到的双河的地名有嘉鱼清泉(今葡萄井)、宝屏山、笔架山、马鞍山、登云亭等三十处以上。而县志仅存的五首周永隆诗文中,也写到了双河的六处景点。如果不是非常熟悉的长时间居住地,信手拈来三十处小景点比较困难。(县志卷之十39-41页 )值得指出的是诗中反映出来的周洪谟在长宁县境内的活动区域,最远到达离双河镇五十里竹海镇泾滩瀑布,而没有任何关于梅白的痕迹。在《重修西明禅寺记》中,热爱乡村旅游的他明确地说没有到过西明禅寺(今佛来山),而佛来山离他传说中的故乡梅白只有十里!

图6 

五是周洪谟作品中明确指出自己的出生地。长宁县唯一的文庙在双河镇南街双河小学内,是唐代建立毁坏后明代洪武中重建的,周洪谟在《修文庙碑记》中非常详尽地描述了文庙房间的布局,原文中有一句“呜呼,是乃洪谟出生之地,而敢忘乎”,明确地指明了自己的出生地是长宁县文庙所在地双河镇。(县志卷之九 )

图7

六是周洪谟祖墓群在双河镇东门外。根据县志中坵墓章节和墓志铭的记载,周洪谟七世祖周惠埋葬在双河镇东一里的琴心山龙迸水高地;祖父周本源埋葬在双河镇东二里的香德池;母亲韩夫人和父母周永隆(衣冠冢)埋葬在双河镇东二里的香德池;父亲周永隆埋葬在县东三十里吉子林,至于其余祖墓埋葬在哪里,县志中没有记载。(县志卷之十一 13—14页)

图8 

图9

七是周洪谟的家箐斋在双河镇城东。箐是长宁本地的方言,指大而茂盛的竹丛。周洪谟外出为官后,因为怀念故乡,把南京的官署改为箐斋,自号箐斋,写的书也取名《箐斋读书录》。南京的箐斋很明确,而长宁的箐斋到底在哪里成了认定周洪谟故乡的重要依据,县志古迹篇中明确解释了箐斋,箐斋是周洪谟幼年的读书之所,在双河镇东城外,周洪谟十三岁跟随父亲到了长阳,父丧后守制又回到箐斋居住了三年。(县志卷之十二 20页 )周洪谟本人和学生沈华的作品中还提到了一个地名箐竹屋基,和箐斋显然不是同一地方。周家迁到双河后,经过八世繁衍人丁兴旺,除了方便工作的东街箐斋外,应该还有一处家族祖居。双河伏头村有一处小地名叫做洪谟沟,居民全为周姓,自称文安公后人。地理位置完全符合周洪谟诗中对家的描述,“龟山南畔凤山西”,至于箐斋屋基祖居的准确位置,还需进一步考证。

图10

八是周世祥和周本源讲学的地方在双河镇城东。明朝长宁州被降为长宁县后,周洪谟的曾祖父周世祥担任了长宁县学训导(教育局长),县志中记载他曾在县城东筑东溪书院,并在后院空地设光霁堂。后来担任了西安府学正的洪谟祖父周本源也曾在这个书院里讲学(嘉庆版长宁县志10-12卷),可见经历了五代之后,周洪谟的家族仍然没有离开县城所在地双河镇。(嘉庆版县志卷之十二 )

 图11

九是县志中双河镇东街和周洪谟相关的三处牌坊。县志牌坊篇中记载了和周洪谟相关的三处牌坊,分别是为周洪谟高中榜眼而立的进士及第坊、为周洪谟中四川省乡试头名立的解元坊,为周洪谟儿子周汝端立的儒科相继坊,地点全部在县城东街!牌坊的作用大致相当于今天奖状,奖状是贴在家里显眼处,而牌坊是立在家的附近,再次证明周洪谟的故居是在双河镇东街。(嘉庆版长宁县志卷之三 )

图12 

 图13

十是老县城双河差点被屠城带来的旁证。据县志记载,明宪宗朱见深曾派出御史汪浩招抚叙州地区(今宜宾)的少数民族都掌蛮,汪浩诱杀了酋长寨主二百七十余人,都掌蛮认为是时任翰林院侍读的周洪谟策划的,集结四千余人攻打长宁县城,誓报血海深仇。疑问是,如果当年周洪谟的家和族中人在梅白,都掌蛮攻打的应该是梅白,为什么要屠县城双河?(嘉庆版长宁县志卷之十二 )

图14

以上十条证据明明确确地指向了一个事实,周洪谟出生地在双河,成长地在双河,而箐斋在双河镇城东! (作者:袁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