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章浏览
“疫”线少了一位“受气包”村主任
2020-3-18 来源:长宁新闻网

他,曾担任过村支部委员、村民小组长、村委员会主任等职务,一位普通的共产党员,在家人眼中,他是“受气包”, 3月9日上午因病去世,离开了他熟悉又热爱的村庄,离开了他的挚爱的亲人,他就是花滩镇大冲村副主任,今年48岁的舒玉平。

舒玉平(右)疫情期间卡口值班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正值春节假期,外出返乡的群众较多,即使大年三十也是坚守工作岗位,舒玉平带头到群众家中入户排查,带头在进村各条路口值守,劝导群众不外出,并迅速组织村社干部对村上外出返乡人员进行排查、挨家挨户宣传疫情防疫知识、对村上来往外地人员及车辆进行登记。患有痛风、风湿性关节炎等疾病的舒玉平,在抗疫40多天时间里,坚守岗位,没有退缩。有时妻子看他太辛苦,劝他请假休息,他安慰妻子说等疫情过去,就好好在家陪她和母亲。他曾对村上组干部说:现在是疫情防控的关键时期,我们守住了村口、守住了疫区返乡人员,我们就是胜利。

舒玉平至今为止,已经在村上干了15年,因为脾气好、为人踏实、善于做群众工作,是大冲村有名的“受气包”,村上村民发生纠纷,他会第一个出面调解,他总说“群众再小的事都是大事”,“受气包”主任不仅在工作上也矜矜业业在调解矛盾方面也是一把好手。大冲村位于花滩镇中部,村民居住分散,交通条件不便利。“要想富先修路”,花滩镇政府在2015年规划修建花滩场镇到巡场余箐工业园区的公路——产业大道,产业大道的建成将会缩短花滩到巡场的通车时间,这条便民路就横穿大冲村境内,给大冲村带来了致富的希望,同时也产生了一些矛盾。大冲村民因为土地边界问题产生摩擦,演变成互殴事件,舒玉平得到消息,立马达到现场,控制现场局势,通过分头劝解、疏通情绪,阻止了事态发展。“群众有情绪是因为我们工作没做到位”,舒玉平对大冲村村情了然于胸,是村上的万事通,群众有事情都会找他,有时候邻里之间发生纠纷,当事双方情绪比较激动,舒玉平就成了“受气包”,群众发泄了情绪,调解也就成功了一半。

舒玉平(右三摸排长宁6.17地震群众住房安全情况

舒玉平是家里老幺,很是孝顺,因为母亲身体不好,2005年回到老家照顾母亲,想等着母亲好些,再出去务工,村上得知这一情况,便让他在村上帮帮忙,这一干就是十五年,再也没有出去过,看到在外务工的同龄人经济上都得到了很大的改善,舒玉平也有些许遗憾,但他没有后悔过,他觉得他只是选择了一条人迹罕见的路。(花滩镇  供稿)